笔趣帮 > 其他小说 > 仙路问心 > 第二章 有剑落人间
    笔趣阁已启用新域名www.biqubang.com,旧域名即将停用,请大家以后使用新域名访问!

    很难想象,一个胆子极小的少女,却敢一个人跋山涉水不知几百里,看到山精鬼魅会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出声,却能在深夜独自穿过阴森恐怖的乱葬岗。

    见山神娶亲,河伯嫁女,明明心底告诉自己躲开再躲开,可是每次都会惨白着一张小脸,走上前送一枚五谷钱作为贺礼,送完之后喜酒也不喝撒开脚丫子就跑路。

    一想到这些画面,李平泩嘴角翘起,望向少女的眼神当中,满是柔和。

    两人相遇时,处于一片乱葬岗之上,有城隍庙夜游使带领阴兵巡视峡境,身为练气士,二人自然能看到那些鬼物阴灵的存在。

    少年喝着酒背着小东方,对于这些存在没什么太大感触,两者互不理睬便好。

    可刚离家出走没多久的武雀儿哪知道这些古怪门道,心大胆子小的她在看到鬼物阴灵后,吓得花容失色,一边慌不择路飞奔,一边还喊着鬼啊鬼啊的。

    无巧不成书,武雀儿奔跑途中一个没注意,撞到了白袍大袖的病态少年。

    两颊消瘦,满脸惨白,加上一袭白衣,少女怎么看怎么觉得眼前少年是那无辜横死终日游荡山野的孤魂野鬼。

    少女大声叫嚷着不要吃我,不要吃我,然后对着少年报以一通老拳。

    因此,李平泩鼻青脸肿半个多月,一碰酒水就得倒吸一口凉气,真他娘是下了死手的。

    也是在那之后,他的身后就多了这个小尾巴。

    每每回想起当时场景,李平泩又好气又好笑。

    其实少年对于武雀儿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钦佩,当初,还不是乞丐装扮的少女,嫌弃长发碍事,二话没说撩起柴刀,这份干脆利落,可能少年这辈子都学不来。

    祠庙内,呜咽声渐渐归于寂静,少年转头看去,身旁少女已经熟睡,他望向残余篝火一时间也有些愣愣出神。

    记得离开家乡那会儿才刚刚初夏,转眼便是秋末了。

    不知道傻大个儿有没有成为剑修。会不会来年开春,没时间回家换上崭新春联?

    不知道总爱拉人说教的老夫子,还会不会用辣椒下酒,醉后依旧那般骂天骂地骂阎王。

    不知道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是不是也像从前那样,喜欢一个人蹲在河边,轻轻唱着不怎么好听的童谣。

    不知道那立志要成为一代大侠,逛遍所有青楼的高瘦少年,是否有一刻会突然觉得,其实有家比什么都好?

    不知道那总喜欢于孩子们嬉戏打闹的光棍汉子,有没有取到朝思暮想的美娇娘?

    不知道来年春暖花开时,院里桃树是否会像今年一样花开满枝头?

    不知道自家祖宅少了两个少年后,会不会略显凄凉?

    ————

    夜已渐深,山神祠庙内篝火火光微微摇晃,少年少女已沉沉睡去。天地间唯剩下夜虫嘶鸣声不绝于耳。

    青苔遍布的屋顶,先是有丝丝缕缕的青烟缓缓升起,随后便凭空出现一位锦衣老人,面肤若初生婴儿,白发白须,赤足悬空站定于屋脊之上,脚尖距离屋脊任有三寸,不沾染半点尘埃,宽袍大袖与白发随着山风起伏,飘摇不定。

    若是有外人看到这一幕,估计都会忍不住赞叹一句,好一副仙神之姿,得道高人。

    老者低下头去,他双眸之中,有幽芒微微闪动,视野透过屋顶,看向祠庙内的熟睡少女,老者好气好笑又心疼。

    一路行来,老人将少女一路的山水历程都看在眼中,记在心头。

    开始之初,对于自家小姐美其名曰的行走江湖,说实话没怎么上心,毕竟离家出走的戏码,也不是头一遭了。

    老人至多也就觉得过上几天,吃够了风餐露宿的苦头,等到足够想家了,小姐就会安然返乡。

    可让老人愕然的是,这一次,小姐不但走出那座高城,还翻山越岭选择人迹罕至山野小径行走,转眼间便是一月有余,这与以往截然不同。

    头一次亲眼见到面露狰狞的孤魂野鬼,山魈精怪,少女也只是惨白着一张小脸,尽量绕路,继续前行。

    老人跟随的这一路,都刻意隐去身形,山野中有好多次看到夜幕下的少女,瘦小身躯蜷缩在树下,因为害怕而浑身瑟瑟发抖,口中还念念有词。

    什么我不犯鬼鬼不犯我,什么大路朝天各走半边……等等。

    若不是少女父亲亲口叮嘱过,老人早就现身相见了。

    清神宗?还去个屁,哪有在自家里舒坦。

    至于修行一事,老人他自己就是位名副其实的大修士,一般的仙家山头都不够老人跺跺脚的。

    老人是亲眼看着少女从婴儿一点点长大成人,加上老人这一生并无子嗣师承,所以少女在他心中就是自己的亲孙女儿,不心疼她,心疼谁去?

    这一路,哪怕老人再怎么心疼自家小姐,能做的也只有为其护道一程。

    曾在一处不知名山脉中,就有一个心怀叵测的妖物,化身成头戴道冠,手持拂尘的年迈道人,再将山中洞府用障眼法,遮掩成为一座仙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