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帮 > 其他小说 > 掐指一算你必遭大难[穿书] > 第3章和你有一腿的保安吗?
    笔趣阁已启用新域名www.biqubang.com,旧域名即将停用,请大家以后使用新域名访问!

    看着理所当然坐在单车后面的颜倾,祝烊强行让自己激动的(情qing)绪稳定下来,仔细和她解释。

    “这个真不省钱。共享单车按公里数收费,十八公里好几块钱呢,还不如咱们坐公交车去,而且现在天也(挺ting)凉的。”祝烊疯狂暗示,这种天骑共享单车,别说他这个骑车的,就是颜倾坐车也受不了

    幸好的是,颜倾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没有反驳的意思,直接从单车上下来了。

    祝烊看着,悄悄松了口气。

    然而,他这口气还没完全下去,就被颜倾紧接着那句话怼了一脸。

    “不用多解释,不就是你不行嘛”颜倾顺手把a上借车信息取消,嫌弃的看了祝烊一眼。

    “小朋友,体力不好还得多锻炼,就十分钟真男人可还行。”

    什么叫就十分钟真男人这是在骂他吧祝烊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半天出不去。

    然而颜倾后面又接了一句,“好了,别在意,长大就好了。”

    神特么长大了就好祝烊的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很想现在就掏出来让颜倾知道他有多大

    可偏偏颜倾自顾自的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并且打开车门招呼他上车,祝烊只能打住。毕竟他一个男人总不能当街耍流氓

    不,不仅是当街,私下里也不行。祝烊咬牙切齿的在心里不停告诫自己,颜倾是姑娘,是姑娘,是姑娘。

    就这么的,两人一起上了出租车。凑巧的是,不管是颜倾还是祝烊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出租车后座。

    路上,颜倾和祝烊简单了解了一下他家的具体(情qing)况,听完了之后觉得很古怪。

    “你的意思是说你家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倒霉了,但一直到前几天你父亲都还是好好的,直到吃了符纸才突然病重”

    “对,虽然查出来是癌症,可我一直觉得是中毒。”提到父亲,祝烊的心(情qing)又低落了许多,“当然,我也知道很多癌症患者都是发现了就晚期,但是我父亲之前(身shen)体一直特别好,没有任何过往病史,甚至三个月之前的例行体检都还没有任何异样。怎么可能朝夕之间就得了癌症”

    “给你符纸的大仙又是怎么来的你父亲病了你们就没有去查”

    “查了,可当时吃符纸的不只是我爸,还有我妈和我大姨。喝的都是同一碗水,可偏偏只有我父亲病了。另外,这个大仙就是我大姨给介绍的,所以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特殊交易我就不知道了。”

    提到这个亲戚,祝烊心里就窝火。他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但是现在(情qing)况特殊他也顾不上别的。就像颜倾说的那样,他说的越仔细,颜倾就越容易从蛛丝马迹当中查到线索。所以他连带着把昨天的事(情qing)也说了一遍。

    “所以真的很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提醒,我可能真的要出事。”再次郑重的感谢了颜倾,祝烊话赶话说到这,突然想起另外一个事儿,“话说你是怎么知道末班车会出事的”

    祝烊是真的很好奇,颜倾也没卖关子。

    “你的面向。”他指了指祝烊,“你下颌有赤黑气出现,印堂又染晦气,定然是会遇见偷盗或抢劫,再加上你眉梢散乱,代表兄弟不睦。可偏偏你是和你表哥一起来的,你表哥又面露凶相,所以我才肯定你昨天晚上要出事。不叫你别做末班车,是你手腕上的金镶玉,五行土在中间,双脚离地就危险。可不就是坐上车就离开地面了”

    “听着好玄。”祝烊懵住了。他原本是不相信这些事的,可听颜倾说出来,却意外觉得很有道理。再结果颜倾递过来的镜子,仔细一看,虽然看不出什么黑气和晦气,但眉梢的确变得凌乱,越发觉得颜倾神奇起来。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知道。可面向会随着时运稍微改变。”颜倾看祝烊听得认真,忍不住逗了他一句,“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厉害”

    “嗯。”祝烊点头,乖顺的模样招得颜倾忍不住就想逗逗他。

    “那我还有更厉害的你看不看”

    “是什么”

    “你猜”颜倾的眼神顺着在祝烊(身shen)上扫了一圈。

    祝烊沉默了三秒,眼神异样的看了颜倾一眼,“你这是在调戏我吗”

    颜倾嫌弃脸,“我对小朋友没兴趣,你至少要长大点。”

    祝烊沉默。

    神特么的长大点传播(淫yin)丨秽举报了

    就怎么闹腾着,等两人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

    可实在不巧,他们刚一到地方,就听到了祝烊母亲的哭声,接着祝烊就看见一辆手术车从父亲病房里推出来。

    “爸”祝烊顿时就慌了,跑过去想要问问父亲到底怎么了。可又怕耽误大夫急救。

    倒是祝烊的母亲追出来,哭着拉住祝烊的手,“你爸你爸他可能是不行了”

    “不会的”祝烊眼圈瞬间就红了,“妈我和你说,我找到能救爸的人了。”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