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帮 > 其他小说 > 技术型工种(快穿) > 第674章 第 674 章
    笔趣阁已启用新域名www.biqubang.com,旧域名即将停用,请大家以后使用新域名访问!

    在古代,直接叫到名字的情况算是比较少的,通常来说,亲近些的会叫小名,或者直接叫名,而非连名带姓一起叫,雅些的,还有字号,就直接叫字,而非叫名。

    如况远这个名字,都并不是外人通常称呼他的,如纪辰这种很亲近的朋友,叫况远的时候,会称呼“阿远”,就好像他叫纪辰“阿辰”一样,这其实并不是一种约定俗成的称呼,因为按照他们的身份地位,出身水平,肯定都有各自的字号,通常来说,称呼字号就是亲近朋友惯用的了。

    可能那样还显不出彼此的关系特殊吧,就好像某些关系好的朋友,非要叫“诨号”才觉得亲近。

    而况远对纪墨,每一次都是“纪墨”“纪墨”地称呼,并不会叫亲昵些的“墨儿”,“小墨”“阿墨”之类的,这倒不是说纪墨更喜欢后者这种好似更加**的称呼,而是因为这本身就是不那么正常的。

    除非是这个古代世界另有礼仪要求,可在纪墨看来,其他人身上,都还是正常的。

    便是永不起字号讲究不起来的小厮之间,也不会直呼姓名,不是叫小名,就是叫排行,或者单纯在姓前面加个“小”或者“老”。

    连名带姓地称呼,倒像是要骂人一样,过于严肃凶戾了。

    因况远的不作答,纪墨暂时搁下这个问题。

    自能够走动说话,纪墨就做出格外亲近况远的样子,一日见不到人都要找一找,找到了也不闹,就跟在一边儿。

    况远通常都会陪他一会儿,然后就会不容拒绝地让奶娘把纪墨抱走,等到纪墨不吃奶了,奶娘就换成了嬷嬷,专门照顾纪墨的饮食起居,纪墨人小力微,每次都能顺利如被捉到的知了一样被嬷嬷架着胳膊抱走。

    每一次这样的离别,纪墨都是想要挣扎的,抱着况远的腿不松开,不行,还是不行,每一次,都一点儿用没有。

    呃,也不是没有一点儿用,经过纪墨持之以恒地表达亲近兼卖萌,况远在笑过之后,对他也的确好了很多。

    好到纪墨有一次终于能够看到况远弹琴了。

    面对竹林清风,端坐在琴前的况远拨弄琴弦,旷然的琴声响起,徐徐上升的青烟都似被搅乱了顺序,缭绕起来,那雅致的香气,似竹间生出来的花,自有君子之芳。

    环境好,人好,景好,琴好,音也好,乐更好。

    纪墨用一个“好”字形容所有,他到底不是什么知音,听得这份“好”已经是难得,安静听完一曲,眼见得况远停了,他却还似沉浸在耳畔的乐声之,久久不能回神。

    像是那春日的风,夏日的雨,秋日的阳,冬日的雪,舒畅清爽又不乏脉脉温情安静流淌,那份宁静致远之意,似乎是体味到了,又似乎没有。

    似有还无。

    那样淡淡的感觉,好像一直留在心里,像是经受过了一场洗礼。

    这是音乐的魅力吗?

    纪墨有些疑惑,他以前不是没有听过音乐的,事实上,现代社会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音乐,从广告之必然夹带的音乐,到坐在某个饭店之听他们选择的曲目,再到观看一些节目的时候,必然要被某些音乐洗脑。

    太多的流行曲目一旦出现就会充斥着市场,让路人一样的纪墨都觉得耳熟能详,可以想象那是怎样的狂轰乱炸。

    可那种时候,可曾有为某一首好听的音乐而驻足?

    可曾有为某一段旋律而侧耳倾听?

    可曾有为那一段歌声之后的余韵而怅然回想?

    不敢说绝对没有,可现在似乎都想不起来,听了这一曲,没有歌声相合的纯音乐之后,竟是再想不起别的音乐该是怎样的调子怎样的旋律怎样的歌词?

    头脑之,仿佛一片空白,只余下刚才那一首曲子的余韵,在不断回荡。

    这就是所谓的“余音绕梁”吗?

    纪墨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他早就推测出,系统所选择的世界,哪怕是一阶世界也是精挑细选过的,普遍来说,会比普通世界的技艺更高深一些。

    比如说普通的世界,各项技艺都十分平均,数值都为“1”的时候,被系统所选择的,指定拜师人选的一阶世界,其他的各项技艺可能还是“1”的范畴内,而那指定有拜师人选的技艺,则在“2”的范畴里。

    高出其他技艺一筹的数值,听起来有些惊人,可细细对比,会发现并不是那么明显,不一样的技艺,本身就缺乏一定的对比条件。

    而对一阶世界之的大部分人来说,他们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奇怪的。

    或者说,他们大部分都意识不到“1”跟“2”的差别,过于专业的东西,本身就是有门槛的,不是外行能够轻易判断的。

    而内行人,他们一开始接触的就是“2”,你非要说其实还有更次的“1”,让他们怎么理解呢?

    从小就生活在现代科技世界的人,习惯了各种电器存在的人,你非要跟他说,没有电才是正常生活,他恐怕会觉得说出这种话的你是个疯子。

    明明有电啊,为什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